首页  >   军事  >  正文

地处俄与西方争斗夹缝中的乌克兰 强国梦磕磕绊绊

【环球时报驻乌克兰特约记者 张浩】编者按:乌克兰和俄罗斯近日在刻赤海峡的冲突,引发人们对乌克兰国力和国运的议论。乌总统呼吁北约派军舰抗俄、动员20万预备役“防御国土”,让很多人感慨:曾经拥有航母的乌克兰为何沦落到今天的地步?有“欧洲粮仓”“欧亚棋盘上的重要地带”之称的乌克兰曾是“苏联工业布局最完整的加盟共和国”,现在是欧洲领土面积第二大国,人均GDP却跌落到世界第130位上下。夹在俄罗斯和西方争斗之间、不断上演“寡头模式”和“广场革命”,这些外因和内因让乌克兰民众很无奈。“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可以目睹一个伟大乌克兰的诞生。”这是乌克兰前总理、现乌克兰祖国党主席季莫申科等人的“强国梦”。然而她为参加明年大选提出的竞选口号“乌克兰的未来在欧盟,乌克兰的安全在北约”被看成是“复制粘贴”主要竞争对手、现总统波罗申科的立场。这或许表明,无论谁赢,乌克兰的发展之路都将继续经受考验。

独立27年,由乐观到悲观

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中心有着千年历史的比切尔修道院里,彼得·斯托雷平的墓前一年四季鲜花总是不断。这位沙俄晚期著名政治家说过一句名言:“给我20年的内外安定局面,俄国将会令世人刮目相看。”可惜的是,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的第三年——1911年9月,斯托雷平作为首相陪同沙皇尼古拉二世视察乌克兰时在基辅市中心遇刺身亡。斯托雷平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埋葬他的地方后来成为“苏联工业布局最完整的加盟共和国”。

1991年,刚从苏联独立出来的乌克兰共和国踌躇满志,从上到下都对国家和个人的前途感到十分乐观。苏联解体前夕,乌克兰面积仅占全苏联的约3%,却创造了全苏联25%的生产总值。1990年,乌克兰向整个苏联供应的食品比例是:糖83%、通心粉86%、植物油55%、糖果52%、肉类25%。曾任苏联《劳动报》驻乌克兰记者站首席记者的斯坦尼斯拉夫这样告诉《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苏联时期乌克兰被称为‘全苏联的奶牛’,有些乌克兰生产的副食品甚至在基辅都买不到,却专门定向输送给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大家都说不是苏联在养活乌克兰,而是乌克兰在养活着整个苏联。”

“大家想着凭借乌克兰肥沃的黑土地,雄厚的经济基础、工业基础、科研基础,以及高素质的人口,用不了20年我们就会崛起成为东欧的德国。”这位乌克兰同行和大多数同胞以及乌克兰首任总统克拉夫丘克的想法一样,认为乌克兰条件这么好,如果没有苏联这个包袱、不再向整个联盟源源不断地输血,日子只会越过越好!独立之初,乌克兰确实有着足够的自信。1992年乌克兰人口5200万,粮食产量4000万吨。乌克兰当时的人均GDP甚至接近中国人均GDP的4倍。乌克兰还继承了部分“苏联遗产”:大量的部队、武器装备及战略储备物资,其中包括78万名现役军人、6500辆坦克、7150辆装甲车、1500架飞机、350艘军舰、1272枚洲际导弹、2500枚战术核武器……刚独立的乌克兰一跃成为欧洲第二军事大国、世界第六大武器出口国。更令世界艳羡的还有与军队同时接收的苏联军工体系,3594家军工企业遍布乌克兰全境,军工企业职工多达300万人。2017年12月,记者随国内一个代表团参观位于基辅郊外的安东诺夫飞机制造厂,一位国内来的领导从机舱登梯进入安-225超大型军事运输机驾驶室时连声说:“了不起,真了不起!”

这架1988年试飞成功的以“梦想”命名的大飞机见证着乌克兰曾经的辉煌。但30年过去了,近两年乌克兰人均GDP全球排名已滑落到130位上下,在欧洲倒数第二,仅超过摩尔多瓦。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乌克兰家庭人均收入更是低至1135美元,仅相当于俄罗斯的1/6。从乌俄两国政府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出,2013年末,乌克兰平均退休金约为160美元,而同期俄罗斯的平均退休金约400美元。以前基辅和莫斯科的建筑不相上下,如今后者因多了不少新建筑而更显活力。

乌克兰人憧憬的好日子并没有随着国家的独立接踵而来。经过解体后的激进私有化和经济改革,国内各派政治势力的几轮拉锯,以及备受瞩目的“橙色革命”和“广场革命”,乌克兰的境况日渐颓然。

独立27年后,2017年乌克兰人口比1991年下降20%。如果考虑到克里米亚和东部两个州脱离乌克兰中央政府控制,年轻人外流出国等因素,人口减少超过1000万。大量的乌克兰人选择去周边国家打工,东部地区的乌克兰人一般多选择去俄罗斯,而西部地区的人则更愿意去波兰、匈牙利、德国、奥地利等国。

今年夏天,《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在乌克兰西部的姆卡切沃城堡参观时,与管理员娜迦闲聊,得知她曾在波兰工作9年,前两年因岁数大了才回老家谋了这个差事。她说在波兰工作很方便,因为波兰语和乌克兰语非常接近,彼此都听得懂,找个打扫卫生或采摘葡萄的工作,每个月能挣约1000欧元,如果学历高或有一定技能的年轻人还会挣得更多。1000欧元的辛苦钱在欧盟国家并不算多,但相对于乌克兰的工资水平已相当可观。她现在回来每个月退休金只相当于100欧元。她有些无奈地说:“毕竟年纪大了,也不能再去打工了。只能靠在欧盟打工挣的那点积蓄,省着点花吧。”而更多出国打工的乌克兰年轻人,则在考虑着如何能不回来。

2017年末,乌克兰首任总统克拉夫丘克在接受《环球时报》特约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对现在这个状况当然不满意,经济增长缓慢,甚至出现下滑;腐败问题尚未克服;还有克里米亚问题解决之道也十分艰难……国家处于非常困难的地步”。

三大原因打烂一手好牌

“欧洲粮仓”“苏联工业布局最完整的加盟共和国”、欧洲领土面积第二大国,得天独厚的乌克兰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一手好牌打成了这样?很多分析家首先提到的是,冷战结束后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并未彻底和解,双方在独联体地区的角力长期客观存在,而乌克兰在或东或西的战略选择中进退失据,沦为俄与西方新冷战的战略角力区。当波兰、匈牙利、波罗的海三国、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等国如多米诺骨牌一般相继加入北约后,紧贴着俄罗斯腹地且拥有1400万以俄语为母语人口的乌克兰,任何一个轻微的向西方示好的举动都会触发俄罗斯高度敏感的神经,“橙色革命”如此,“广场革命”更是如此。

乌克兰《政府信使报》评论员斯塔尼斯拉夫·普罗卡普丘克对《环球时报》特约记者感叹,波兰过去被称为“欧洲的走廊”“东西方拉锯角力的战场”,可现在乌克兰取代了这一角色,而且在“西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2014年俄乌冲突发生后,乌克兰不但将加入欧盟和北约确定为国家战略,甚至决然退出了独联体。在法国学者雅克·萨皮尔看来,处在俄罗斯与西方夹缝中的乌克兰,只有在俄与西方达成真正和解之时,才有望脱离忽东忽西的战略困局。

其次,乌克兰独立以来,在转轨过程中形成独特的寡头经济和寡头政治模式,普通民众并未从转轨中真正获益。乌克兰zn.ua新闻网今年一篇题为“乌克兰2018:失败原因与成功机会”的评论文章认为:乌克兰失败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无法消除阻碍经济发展、将国家和经济逼到破产边缘的腐败的官僚—寡头体系。文章强调,乌克兰仍有复兴的可能,因为国际社会不会允许在欧洲大陆长期存在一块失控的、不断溢出灾难的土地。无论是无法正常运转的低效率政治模式,还是不断增长的预算赤字,这些并不是乌克兰独有的症状,只是失去免疫力的乌克兰,成了“病情最重”的病人之一。文章还呼吁国际社会应致力于帮助乌克兰“恢复健康”,并根据乌克兰的经验和教训解决世界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乌克兰的寡头模式兴起于私有化高歌猛进的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国家独立初期,那些接近国有经济资源的企业管理层和政府官员以私有化之名,在一片混乱中完成对国有资产的瓜分。一夜之间,乌克兰出现一个被人称作“寡头”的超级财富阶层。寡头们先是控制国家的经济资源,随后又逐渐卷入政治,或亲自出马在政治体系中担任议员、高官,或寻找代理人实现其政治意图。以前总统亚努科维奇背后的寡头阿赫梅多夫为例,这个一度以46亿美元资产位列福布斯全球财富排行榜359位的寡头在乌克兰拥有能源、电信、银行、媒体业务、零售业、房地产等领域100多家企业的控股权。亚努科维奇领导的地区党的历次选举,用该党副主席亚历山大·叶弗列莫夫的话说,阿赫梅多夫都给予“非常认真的支持”。

权力和财富觥筹交错的背后,则是普通民众的被剥夺感,特别是人们看到几个邻国的生活都好于自己。在这样的背景下,每次针对当权者的所谓革命,都能在乌克兰燃起熊熊火焰。寡头经济和寡头政治的另一个严重后果是令国家错失发展机遇。乌克兰的工业体系和基础设施主要是苏联时代的遗产,苏联解体后因其寡头经济的垄断属性,在新一轮的全球生产链条重组中安于现状,并没有为需要再工业化的乌克兰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导致国际竞争力进一步下滑。

第三是历史形成的东西部差异阻碍了乌克兰民族的内部整合,导致国家认同感降低,并激化了乌克兰与周边国家的矛盾。任何一个进入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的乌克兰政党,只要看其在东西部地区的得票率,就可以将其定义为东部党,还是西部党,或者说俄语地区党,还是乌语地区党。由于乌克兰各地在历史上加入现代乌克兰国家早晚的不同,以及此前归属国家和民族的差异,文化和语言冲突一直是乌克兰难以弥合的裂痕。这不仅投射在国内政治中,同时也对与周边国家关系造成了严重困扰。俄乌之间围绕乌克兰境内俄语地位问题的争端自不待言。然而,在乌克兰西部和南部同样也面临着类似问题。

面积60万平方公里出头的乌克兰,4000多万人口中有110多个民族。如何消弭因为语言和文化差异形成的鸿沟,是摆在乌克兰政治家面前的一道大难题。

乌克兰向何处去,先看明年大选

“我们最了解自己的历史和优势,现在需要的是慢慢发展自己,恢复或者说变成欧洲的一个强国。”乌克兰前总理、现乌克兰祖国党主席季莫申科曾在接受《环球时报》特约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她还强调,在乌克兰成为强国的过程中,离不开与中国的合作。

有俄罗斯媒体近日分析,俄乌在刻赤海峡爆发军事冲突的时机或与乌克兰明年3月31日举行总统大选有关。目前,乌各派政治势力都喊出响亮口号,提出解决当前国家困境的方案。现总统波罗申科的竞选口号是“军队、语言、信仰。我们走自己的路!我们是乌克兰!”季莫申科的竞选海报上写着“乌克兰新的征程,每个人有新的机会”。西部右翼政党干脆打出“乌克兰的未来——没有寡头”这样对底层民众颇有号召力的口号。现任最高拉达议员、激进党党首利亚申科更是被指照抄普京的竞选海报口号——“强有力的总统,强有力的国家”。

谈到大选,民间组织“乌克兰选民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科谢尔认为,乌克兰政治存在一个巨大的问题——从地方选举到全国大选,竞选承诺最后都很难以具体的立法步骤形式实施。乌克兰未来究竟向何处去?2019年大选之后,或仍将没有答案,而没有答案本身就是一种答案。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今天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邮箱:823199199@qq.com